阿木

学习扼住我的喉咙(

【炎尘】初入江湖

*瞎写武侠paro脑洞,被昨天的黑发师父又秒了一遍,这就是武林第一大美人(大声

*一个少年初入江湖就丢了心的故事
萧炎叼着根草叶懒懒地走在山路上,只觉得山间泉水林间草木无处不好看。他自年幼时听闻诸般武林杂事便对这江湖心向往之,却碍于早早退隐安心从商的父母劝阻不能如愿。再怎样死磨烂缠也只是争取到了在家练练拳脚的机会。好不容易等成了年,父亲终于松了口答应让他出门历练,他可不就窜得比兔子都快。

等完成了任务去哪儿呢,萧炎想。萧战虽是同意让他去闯荡,却加了个条件让他先去见自己的老友药尘,一是探望,二也是为了让好友帮忙照拂一二。药尘与他们夫妻早年相识,年岁相当,虽是后来因他们二人退出江湖不曾再见面,却也没断了书信往来。自家小子这次出门,拜托给药尘再是恰当不过。萧炎嘴上应得勤快,可心里早就盘算着怎么应付完,让这位叔叔赶紧放自己下山了。只是不知道这药叔叔好不好说话,不过能与父亲气性相投,应然是一位和父亲一样刚正豪放的大侠吧。

萧炎想着,逐渐走近了一片藩篱,再往远处能隐约看到一座小屋掩在树影中。按着父亲的描述,这应该就是药尘的住处了。他大步向前去,走到一棵树下突然脚步一僵,暗道不好却已来不及动作,一瞬间便被一张大网挂在了树上。萧炎狼狈地在网兜中稳住身形,正想抽出匕首将网割断,就听到一个声音说:“你就是萧炎?”他寻声看去,只见一黑衣男子站在对面的树上,星眸剑眉,带着一丝调笑温温和和地看着他。风卷起男子脸边的黑发飘摇,让他有些看不清发间的唇瓣,只直直撞入一双秋水中。

“美、美人”萧炎晕晕乎乎地说道。眼前的男子显然僵了一下,接着弹出一片树叶将系着网的绳索割断。萧炎还没回过神便和网一起摔到了地上,却全然没工夫喊痛,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绝色。


药尘两日前便接到书信,好友千叮万嘱要好好看顾着萧炎,却也不要太纵着他,让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。药尘笑笑,不禁有些感慨窗间过马,转眼老友孩子都已经到了闯荡江湖的年纪,自己却还是孑然一身。他摇摇头,收敛了神色。只是最近自己惹上了些麻烦,恐怕没办法接下这嘱托,等那孩子来了再托付他人便是。
没多久药尘便等来了这少年,与书信上描述一般无二,虽还有一丝稚气,但眉目张扬,日后想来必是个俊秀侠客,只是不知为何愣愣地看着自己。他有些好笑地打量着对方,没想到少年倒像是被晃了神。药尘听着浑话也不好怎么计较,但还是故意看着对方摔了下去。

 

等萧炎被引进屋子后,他再不好意思直直地盯着药尘,只好偷偷地一眼一眼瞄着对方。他已经知道了眼前人的身份,却仍是不肯相信这样的大美人竟与父亲同辈,想着许多年前他们曾一起徜徉山水,心里竟有点酸意。
萧炎自觉偷看得隐蔽,药尘又怎么会没发觉,但他也不点明,只是一边沏茶一边调笑说:“怎么,这般记仇吗?就跟你开个玩笑,你却到现在不肯叫我一声叔叔。”

“没有没有,”萧炎疯狂摆手,“只是,咳,”他使劲挠挠头,说道,“那个,对,江湖人不拘小节,只用敬称落了生份,不如我们以姓名相称?”
药尘本也不在意这些,喝着茶随口应了,并没注意到身旁少年的小心思和雀跃的神情。就在这时,一枚暗器破空袭来,药尘神色一凛,用掌风带剑出鞘将其打落,随即翻身握住剑柄飞身出户,门外一遮面男子见偷袭不成正转身想逃,被一剑拦下。那人功力本也不低,却只能勉强招架几招,还是药尘手下留情,将其手上兵刃挑飞之后只是一掌将他击昏了事。

萧炎看着眼前人翻飞的衣摆和玉立的身姿,只觉脸上炙热得要烧起来似的。他迷迷糊糊地听到药尘说“我这有些小麻烦,你与我一起恐怕要受连累,不如...”他赶紧一边捂着脸一边连声拒绝,直到对方没办法应了他为止。

萧炎并不清楚自己为何放弃了单枪匹马闯荡武林的心愿。他只知道他想待在药尘身边,至于为什么,他此时还没有深究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附带一个儿童瘸腿车,发生在两人心意想通之后,点这


【炎尘】命定

*极速短打的哨向
*设定哨兵在斗气修炼上有天生优势,向导精神力强大
*脑洞时还不知道命灯,就忘了它吧
*只是想看匹配度这个梗


萧炎七岁时就觉醒成为了哨兵,众人皆艳羡他的天赋,却没人能料到几年后的一场巨变和之后的一落千丈。此后他在萧家更像一个笑话,空有哨兵的五感和体能,却无法汇聚斗气,在斗气大陆上注定无所成就。萧炎不愿意认输,但他的父亲显然与他的想法相左,喊他来让他只去当个药店伙计作罢。萧炎本就固执,被这一激立时发了狂躁,吓得大家赶紧去寻抑制药剂。萧炎跪在地上,只觉脑中如同被撕裂一般,他喘着粗气几乎无法自抑。就在迷蒙中,一股轻柔地力量打开了他的精神图景,环绕着风暴安抚下来。“嗯?”是谁的声音?萧炎没来得及多想便昏迷了过去。
等萧炎清醒过来时,他只看到父亲和旁边空了的药剂瓶子。萧炎本来想问什么,但又将话吞了下去。应该是幻觉吧,他想。
后来萧炎的生活出现了一些变化。他阴差阳错地进入了手上的纳戒,遇见了他的师爷爷。虽说是师爷爷,但他没有说出口的是,自己见到药老的第一反应是嗯是个美人。说来好像有点不敬,但这又不能怪他,谁家的师爷爷会长这么好看,萧炎有点心虚又理直气壮地想。
自从和他的师爷爷愉快地达成了“合伙”关系,萧炎的生活水准直线上升。斗气功法修炼自是不缺,就算是疏导用的精神药剂也可以抛着玩。在斗气等级处于稳定提高阶段后,他也开始试着和药老学着炼药了,于是纳戒里不时出现了爆破声和一个仿佛被抹了煤炭的脸。
“噗嗤”萧炎无奈地看向药老,后者装作无事地挥挥袖子喝着不知是茶还是酒的东西。“行了,你就别取笑我了,我这不是新手吗。”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药老这样的境界呢,萧炎想。说来奇怪,他从来没有见过药老的精神体。萧炎从来没有考虑过其是普通人的可能性,能成为斗尊的,必然是哨兵中的极强者,只是为什么师爷爷不肯显现精神体呢。他想着摸了摸在他腿边的黑狼,不然你也能多个小伙伴不是。
“诶,你和你那个小女友相处得怎么样啊,”药老突然戏谑道,“你们匹配程度想来也不低吧。”
萧炎一惊差点把手下的毛给揪一块下来,他赶紧摆手说“什么女友,都是误会,再说,”他瞅了瞅药老,接着嘟囔道“我又不是看到匹配的向导就走不动道的人。”其实是哨兵也不错,萧炎暗暗想,长得好看再对他好就更好了。
再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,药老和他吵架、决裂,他硬着头皮接着练他的功法,却在米长老提醒后猛地冲进纳戒。漫天黄沙无疑在彰显什么不详的事端。萧炎慌了神,疯了似的寻找药老,但一无所获。他无力地走着,直到沙尘暴席卷而来。萧炎直觉异常,拼尽全力地闯进沙尘暴的中心。幸好,他真的看到了昏迷在地上的人,还有身边的一只白狐气息奄奄。
黑狼呜咽了一声,急切地跑了过去,它的主人却一时呆滞不动了。萧炎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的师爷爷不愿放出精神体,甚至一直屏蔽精神波动了。药尘居然是个向导,还是个与他匹配度接近十成的向导。萧炎被黑狼急促地吼叫惊醒,他勉强压下欣喜和遇见命定向导本能的燥动,赶紧走上前去将药尘轻轻地抱起,黑狼也小心翼翼地叼起白狐的后颈,一起去寻蔽身之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总之就是药老第一次就知道他们匹配度高的可怕,为了避免麻烦一直屏蔽精神感知,结果还是被知道啦。后续就是小狼狗疗伤求原谅和死缠烂打求结合请自行脑补XD

大概这样↓:
萧炎好不容易碰运气又翻到一处斗尊的宝藏,喜滋滋地搜刮了一大袋子回纳戒讨他的向导开心。虽然现在还不是,但不久的将来他肯定能成功,萧炎充满信心地想。
“药尘!”萧炎叫着心上人的名字跑到亭子边寻他。自从开始追求历程后他就再也不肯叫长辈的称呼了,药尘心软自然也无可奈何。少年将宝物全部堆在向导面前,他的精神体也颠颠地冲白狐跑了过去。药尘暴露身份后也懒得再遮掩,白狐就卧在一边的树下慢条斯理地舔着爪子。黑狼猛地冲上去就想舔,冲击力把对方掀翻后就顺势把头埋在了肚子上,被白狐一爪子拍了出去。
“.....你能不能让你的狼克制一点。”药尘无奈地说。
萧炎眨眨眼道“精神体只反映我内心真实想法,这我也没办法控制啊。毕竟总是看见一个高度匹配的向导在眼前却什么都不能做,我也憋的很辛苦啊。”说着他低下头抬眼看着药尘,做出一副好不委屈的模样。
药尘沉默了一下,把这家伙再次踢了出去。萧炎飞在空中,遗憾地在心里记下第一百次求结合失败,下次再接再厉。可惜他没机会看到此时药尘脸上的笑意。

【炎尘】恶念

*短小的pwp,大概就是萧炎听到药老说以后不要再来了之后理智断线,被血蛊控制激发内心最深的欲望。武力差就拜托魂殿旁门左道解决下。

*总之就是想看小黑屋play就对了

*称呼私心用了老师

*并不好吃,我只是饿疯了(

新卡

率先营业🔒了🔒了